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請給愛情一個假期

人們常說,沒有不吵架的夫妻,但如果是為雞毛蒜皮之類的事吵架的話,有可能是要引起另一個人的重新重視,也可能是要宣洩一種情緒,這種情緒不是厭煩,而是疲憊。對婚姻中的兩個人來說,這種疲憊的感覺或輕或重,或長或短,這種狀況可能也不會是換掉身邊這個人就能永久消除的,所以,給自己的這種情緒一點耐心,也給愛適當地放個假吧!

  疲憊了,但不是因為不愛了他總是和她吵架,好像生活好了,默契卻消失了。兩個人生活久了,淡淡的屋子中好像有一股黴味,用狐朋狗友的話來說:“老蹲在一個缸裏,連洗腳水都泡涼了。”回憶往事,他們曾經是不羈、任性、癡狂地相親相愛,而那些曾經一起笑過的,夢過的,走過的日子,仿佛都已飄散成清晰但又遙遠的印記。日子並沒有變成原來夢想的樣子,心情像一杯清咖啡,在時間的餐臺上越放越涼。現實與夢想永遠衝突,這就是人生永恆的無奈與真實。

  他喜歡嫻,嫻是他的秘書,嫻很聰明很能幹。有時候身邊天天接觸的優秀溫婉的女人好像不知不覺中侵蝕了感覺,思想被幽靈般地纏繞著,不經意間,也不知道是哪天迷失了自己的心。

  所以,他想離婚,但是總下不了決心。夫妻間吵歸吵,但是一下子割捨多年的結發之情,他心中又有一種難言的痛。他們又一次吵架了,還是芝麻綠豆大的事,怎麼辦?也許是該下決心的時候了,他想。

  晚上和嫻一起吃飯,嫻與他有很多相似之處,連吃東西的口味也差不多。點了兩份鹵水鵝翼,他和嫻都最喜歡吃這個。他把自己的那份挪到嫻的面前,一會兒,嫻就差不多吃完了,但嫻這時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,對他說:“你也吃。”並把一塊翼尖送到了他的嘴邊。

  第二天,他想和妻子最後攤牌,他不想再在吵吵鬧鬧中生活了,所以,他們一起出去吃飯。他沒話找話地聊著,看見她拿著一雙乾淨的筷子在腰果炒肉中挑著,不一會兒,腰果與肉就劃出了一個界限。他想:“這麼久了,她還是改不了挑食的毛病。”“快吃吧,我知道你最喜歡吃腰果了。”他愣了一下,她接著說:“我記得上回你帶我出來吃飯的時候也點了這個菜,菜讓你翻了好幾遍,一顆腰果也沒留下。”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,上次和她出來吃飯應該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,她居然還記得那麼清楚。“以前我們常常來這裏吃飯。”她說得沒錯,剛結婚的時候他們經常來這裏吃飯,點得最多的就是這個菜,因為她喜歡吃腰果。所以,他只吃肉,而她吃腰果,那時候的感覺很溫馨。他問她:“你不喜歡吃腰果了嗎?”“沒有,我喜歡,但是我更喜歡看你吃,我好久沒有看到你吃飯的樣子了。”他鼻子一酸,想起當年看著心愛的她吃腰果的樣子,他曾經是那樣的滿足,而今天她和他僅僅出來吃一頓飯就竟會讓她感到如此喜悅。也許他走進那個怪圈,記得一位大學教授說過一句詼諧的話:“老婆別人的好,文章自己的好。”從這種意義上來說,世間沒有一個人會感到絕對的滿足,大家都想做另一個人,只要這另一個人不是現在的他,他想了很多,但那句為攤牌而準備的話他最終也沒有說出口。

  不久之後,他和嫻分開了,他依然和妻子在爭吵中一天天地過著日子。在歲月的流逝中,他終於明白,婚姻的確就像是鞋子,剛穿的時候挺磨腳的,但穿久了就變得合腳了,總要經過一段磨合期,所以,總是要有一些耐性的。因為,他當初為自己選擇的妻子就是最好的情人,儘管她不太完美。

  愛累了就先歇一歇美國著名的社會學、心理學家凱瑟琳女士經過多年研究後得出:婚姻在四歲、七歲、十二歲時會出現危機,婚姻危機的週期大約在四年左右。

  在與他組建家庭的第五年,我們夫妻的情感不幸被這位研究者言中,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爭吵,接著是冷漠。回憶四年的婚姻生活,甜蜜、幸福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,而眼前的他與往昔判若兩人,僅僅是因為兒子明天去托兒所穿什麼衣服這樣的小事,他就會憑空發火,先是責怪我沒有主見,這樣的小事也要他拿主意,最後發展到所有家庭瑣事,甚至還牽連到兒子的缺點。

  一個人的時候,我久久地思考自己是否有過錯,期盼著從自己身上找出原因。我們倆是從浪漫的邂逅開始漫長的戀愛旅程,在交往五年後才正式舉行婚禮,婚後我們的情感始終如漆似膠,我的全部心思似乎都花在“家”的身上。之後,自然而然地將丈夫的行為舉止逐一過濾,惟恐發現諸如婚外情之類的端倪。但是,沒有,什麼都沒有發現。丈夫按時上班下班,按時回家,似乎他所有的社交場合我都會在場,在朋友和親友的口碑中,我們倆是模範的一對。

  無奈中,我求助我的大學同學霞,她進修過心理學。霞直言不諱:你們的感情陷入了危機。我茫然了,為什麼戀愛五年沒有出現感情危機,在結婚四年的時候會出現?她說:“戀愛與婚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,戀愛中不會出現連續而瑣碎的家庭事務,戀愛不會帶來孩子,戀愛中的男女對未來生活存著憧憬,而婚姻首先就是一個答案,已經終結了戀愛的心理。而且,婚後生活使你們終日沉浸在情感的蜜缸裏,時間久了,自然失去了新鮮感,使各自對對方的吸引力減弱,最終形成一種心理上的冷漠。”我明白了,雖然我與他有著深厚的情感根基,但是,在生活瑣事、歲月流轉之間,我們的心愛得有些疲憊了,這很難說是誰的過錯。想起有個詩人曾經說過:愛得太累了,就歇一歇,歇夠了,再愛。我覺得,這個建議很不錯。
返回列表